城镇建设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必威体育网站_中国必威体育官方网 > 经济发展 > 城镇建设 >

城市化与经济发展之间有怎样的关系

发布日期:2019-08-20 16:16 来源:城镇建设 浏览次数:54 字体:[ ]

  在人类经济社会发展进程中,工业化和城镇化相生相成,互相促进。党的十八大提出,坚持走中国特色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道路,推动信息化和工业化深度融合、工业化和城镇化良性互动、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相互协调,促进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同步发展。十八大把新型城镇化建设提到一个新的高度,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分析城镇化发展与经济发展的互动关系,探讨如何促进我市新型城镇化与经济增长相互协调发展,显得十分必要。

  改革开放以来,晋城市充分发挥了毗邻中原的地缘优势、聚集全国煤炭储量30%的资源优势、先行先试的体制优势、大胆创新的制度优势,保持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就。1985--2015年30年间,晋城市GDP年均增长11.0%,人均GDP年均增长10.30%,目前经济总量已经超过吕梁、朔州、忻州等市,经济实力居全省第七位,增速排全省第四位。从支撑经济发展的要素看,晋城过去30年的快速发展主要依靠资源要素的较多投入实现,最近两年,这种粗放式的发展模式日益受到严峻的现实挑战,过去支撑晋城快速发展的经济技术和社会条件已经或正在发生重大改变,晋城经济发展已经从高速增长期转入平稳增长期。在这个平稳增长期,经济增长的动力会发生重大的转变。

  从主要依靠资本的大规模投入转向主要依靠科技创新拉动,扩大内需拉动经济发展将成为主要动力。在这个新的发展阶段,城镇化是扩大内需的最大潜力。2015年我国的城镇化率为56.10%,山西省的城镇化率为55.03%,晋城市的城镇化率达到57.42%,虽然高于全国与全省的平均水平,但远低于发达国家近80%的平均水平,差距就是潜力。从现代化发展规律看,今后二十年晋城城镇化率将不断提高,每年将有相当数量农村富余劳动力及人口转移到城市,这将带来投资的增长和消费的持续增加,也会给城市发展提供更多层次的人力资源和发展动力。

  “十三五”时期是我市进一步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时期,城镇化发展面临新的机遇和挑战。从城市发展布局看,我市已对城市未来的发展进行了科学规划与布局,加快构建市域经济圈,着力发展区域性中心城市和县域经济圈,积极实施“大县城”战略,大力推进“十大城镇建设工程”,加大扶持六大产业园区发展力度,为下阶段新型城镇化发展指明了新的道路,将提高城镇化发展水平作为实现“加快转型升级、建设幸福晋城”的重要任务,以适应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的要求。2015年,晋城市人均GDP达44994元,按2015年平均汇率计算为7243美元,正向10000美元迈进。在新的发展阶段,城镇功能作用日益凸显,城市不仅是经济发展的载体,也是社会建设、文化发展的主要基地。因此,加快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不仅是经济保持持续增长的需要,也是建设和谐晋城、幸福晋城、宜居晋城的必然要求。可以预见,未来10-20年晋城市新型城镇化建设会持续推进,将成为晋城扩大内需、推进经济结构调整、促进城乡区域协调发展、改善民生的重要抓手和动力。

  城镇化是社会生产力在工业化和信息化的基础上,在经济结构、人居环境、人口素质等领域,由传统农业经济向现代化城镇经济、由传统农村文明向现代城镇文明转变的过程;是一个国家或地区经济结构、社会结构和生产、生活方式的根本转变,涉及到产业的转型、新产业的成长、人口、资本等经济要素聚集方式的变迁或创新、城乡社会结构的全面调整,是指农业人口及土地向非农业的城市转化的现象及过程,其水平的高低是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现代化程度的重要标志。新型城镇化是以城乡统筹、城乡一体、产城互动、节约集约、生态宜居、和谐发展为基本特征的城镇化,是大中小城市、小城镇、新型农村社区协调发展、互促共进的城镇化。其核心在于不以牺牲农业、生态和环境为代价,着眼农民,涵盖农村,实现城乡基础设施一体化和公共服务均等化,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实现共同富裕。

  经济增长通常是指在一个较长的时间跨度上,一个国家或地区最终物质产品和服务的实际增长,这意味着社会再生产规模的不断扩大,国民财富的不断积累,社会物质产品与劳务的渐渐丰富,社会成员物质生活资料的逐渐满足。根据西方经济增长理论,决定经济增长的直接因素主要有自然资源、物质资本、人力资本、全要素生产率水平;间接因素主要有经济结构、制度变迁和技术创新等。

  首先,经济增长促进城镇化发展。国内外的研究表明,经济发展导致城镇化水平提高的原因:第一,随着经济增长,需求产生了变化,技术水平得到了提高,产业结构不断上升,农业比重不断下降,而二、三产业比重不断上升,由于聚集经济的作用,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在城市聚集,因此,城市规模也逐渐扩大。第二,由于工业和服务业的快速发展,大量劳动力和其他投入从乡村转向城市,就业结构发生变化。

  从影响因素分析,推动城镇化发展的主要因素包括:(1)产业结构与就业结构。产业结构升级带来的人口和非农产业向城镇集中,产业结构变动还引起就业结构转换,农业劳动者向工业和服务业转变,农村人口向城市迁移,城镇化水平逐步提高。(2)基础设施与技术进步。政府的基础设施投资、科技创新投入都会影响城镇化进程。如信息网络的架构、公路交通网络的建设、小汽车的普及、公共交通的延伸,都大大降低了人们出行成本,运输成本也迅速降低,从而推动城市的发展。(3)国家制度与政策因素。如户籍制度改革、对外开放、招商引资、行政区划调整、城镇区域规划等因素对城镇化进程有明显影响。

  其次,城镇化发展促进经济增长。随着城镇人口数量增加、区域规模扩大,产业园区规模建设、集镇贸易规模化及市场化效应,聚集产业经济促进生产效率的提高,进而加速经济稳步增长。城镇化发展推动经济增长,一是城镇化发展促进农业现代化;二是城镇人口的快速集聚增长刺激了产品需求;三是城镇化发展促进服务业规模不断壮大,效率不断提高;四是城镇化发展能够更好地促进“大县城”与区域协调发展。城镇化发展影响经济增长的机制主要是城镇通过其聚集效应,以优势的环境与条件将众多的个人、企业和机构吸引到城镇,使得各种要素集聚于城镇。同时,在城镇化推进的过程中,城镇区域由于在技术、资金、管理、观念、生产体系等方面具有极大的优势,可以产生产业扩散效应,带动周围地区的经济发展,使得城市的空间不断向外拓展,城镇的规模不断扩大。

  晋城1985年建市以后至2000年,是晋城市城镇化曲折发展时期。2000年以后,随着经济高速增长,城乡壁垒逐步松动,特别是民营企业的飞速发展和工业化的快速推进,促进城镇化水平迅速发展。

  晋城1985年建市以来,城镇化发展大体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1985年--2000年,属于农村改革推动阶段。这一时期,农业生产突飞猛进,乡镇企业异军突起,小城镇建设迅速发展,城市人口快速增加,城市建设步伐加快。第二个阶段是2000年--2010年,属于城市经济体制改革推动阶段。这一时期,乡镇企业和城市改革作为双重动力,成为城市化发展的强大动力。以城市建设、小城镇发展和建立经济开发区为基本途径,城镇化建设全面推进,推动城市化快速发展。第三个阶段是2010年至今,属于市场经济体制推动和科学发展阶段。这一时期,城镇化发展水平进入稳步发展阶段,注重提质与提速并重,加快构建市域经济圈,积极推动六大城市片区建设,推动城市化稳步发展。晋城市城镇化率从2000年的34.19%,提升到2015年的57.42%,年均增长1.55%。具体发展情况如下:

  1.城镇化水平明显提高。1985年,晋城市按非农人口计算的城镇化率只有10.95%,1990年达到13.0%,2000年按城镇人口计算的城镇化率达到34.19%,2015年提高到57.42%,农村人口向城市聚集的趋势明显。2015年底,我市居住在城镇的人口为132.93万人,占总人口的57.42%;居住在乡村的人口为98.57万人,占总人口的42.58%,城镇化率为57.42%,高于上年0.93个百分点,高于全省平均水平(55.03%)2.39个百分点,高于全国平均水平(56.10%)1.32个百分点。比2000年的34.19%上升23.23个百分点,年平均增长1.55个百分点;比2005年的41.29%上升16.13个百分点,年平均增长1.61个百分点,城镇化水平进程加快,呈稳步提高趋势,特别是“十一五”期间增速明显加快。2009年之后城镇化率超过朔州市,在全省11个市中列太原市、阳泉市、大同市之后,处于第4位。“十一五”期间至2015年十年平均增幅在全省排第1位,平均增幅为1.61个百分点,高于全省年平均增幅(1.04)0.57个百分点,高于全国年平均增幅(1.31)0.3个百分点(见图1)。

  2.城镇数量大幅增加。1985年,晋城组建新的城市,共有乡镇117个,其中建制镇30个,从2001年开始乡镇撤、扩、并调整,建制镇数量有所增加,到2015年底,全市设有街道办事处10个,建制镇48个,建制乡26个。街道办事处和建制镇增加到58个。从1979-2001年,中国建制镇发展有两个高峰:第一个高峰是1984-1986年的“撤社建乡”、修改建制镇标准时期;第二个高峰是1992-2001年的乡镇“撤、扩、并”时期。很多乡级政府撤销并入镇,扩大了城镇的人口与地域规模,城镇数量大量增加,城镇人口规模也在扩大。

  3.城市规模不断扩大。2015年底,全市总人口达到231.50万人,其中市辖区人口49.10万人,市辖区人口占总人口的21.21%。城市规模发展迅速,由建市初期的182.03万人,增加到2015年的231.50万人,其中市辖区人口1985年只有14.53万人,增加到2015年的49.10万人,近30年城市人口规模扩大了2.38倍,市辖区人口密度由1985年的1800人/平方公里增加到2014年的3443人/平方公里。2015年,全市行政区域总面积9424.9平方公里,其中市辖区土地面积142.6平方公里,占全市土地面积的1.51%。2015年,市辖区实现GDP239.9亿元,占全市23.06%,比1985年的7.28%增加了15.78个百分点,城市经济实力大大增强,市区的经济与社会各项事业发展聚集功能逐步增强。

  从晋城城镇化发展进程,可以看到城镇化水平伴随着经济的持续稳定增长而不断提升,而人口和资源向城市集聚又反过来促进经济的持续稳步发展,两者关系密切。从定量看,将2000-2015年晋城GDP增速与城镇化发展综合指数增速进行比较,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1、2000-2015年晋城GDP与城镇化进程均保持了持续快速发展。GDP年均增长11.0%,增幅在8%-15%之间;城镇化发展指数年均提高1.55个百分点,年均增长3.52%,增幅在3%-6%之间。城镇化发展指数总体上体现了经济发展越快城镇化水平提升越快的趋势。2000-2010年,晋城GDP年均增长12.88%,城镇化综合指数年均增长4.09%;2010-2015年,晋城GDP年均增长8.36%,城镇化综合指数年均增长2.38%(见图2)。

  2、我市城镇化发展与经济增长的关系。2000-2015年,15年晋城城镇化综合指数年均增长3.52%,而GDP年均增长11.0%,并且近几年GDP增速和城镇化综合指数增速均趋于比较稳定,当城镇化水平每上升1%,经济总量平均增长3.13%。充分表明晋城城镇化与经济增长具有高度的正相关关系,而且两者的关系约在3倍左右。但是,GDP的增长不仅涉及城镇化发展因素,还有很多其他因素的推动,这只能表明城镇化发展确实对经济增长具有很重要的推进作用,同时经济增长也加快了城镇化发展进程。

  投资与城镇化建设关系十分紧密。一方面,城镇化的推进必然在产业扩张、城市建设、住房保障等方面产生投资需求;另一方面,固定资产的投入推动城镇化进程。一是固定资产投资为物质财富的生产准备了物质条件,加速了整个社会财富的生产和积累,为社会发展和城镇化进程提供了物质准备。二是固定资产投资为城镇化进程提供载体。公共基础设施管理与科教文体卫等领域投资推动了城镇基础设施配套建设,提供了公共社会服务需求,同时满足了居民文化教育体育等方面的个人需求。三是固定资产投资为城镇化发展创造就业机会。2015年,全市固定资产投资完成1105.15亿元,同比增长13.37%,比2000年的57.62亿元增加了18.18倍,年均增长21.77%。固定资产投资项目提供了大量的就业岗位,尤其是吸纳了大量以农民工为主的建筑工人与技术工人,实现了劳动力从农村向城市的快速流动转移,为农民工提供了稳定的收入来源,其家属与子女为了生活就业、上学方便也随之迁入城市居住,加速了城镇化进程。固定资产投资与城镇化发展的关系也呈现正相关关系,即当固定资产投资总额每上升6%,城镇化水平平均增长1%,充分说明全市多年来的固定资产投资规模持续增长促进了城镇化水平进程的加快,也拉动全市经济与社会事业发展的持续稳定增长(见图3)。

  工业化和城镇化是一个相互影响、相互推进的发展过程。工业化意味着各种生产要素资源在空间上的高度聚集,客观上要求作为载体的城镇发展与此要相适应。城镇化程度越高可更多的吸纳劳动者就业,也可拉动内需。2000年至2013年,全市的工业化水平一直高于城镇化发展水平。近两年,我市的城镇化水平超过工业化发展水平。2015年统计数据显示,我市全部工业增加值为533.08亿元,占全部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为51.25%,低于城镇化水平6.17个百分点,城镇化与工业化之比为1.12,仍低于国际公认的1.4—1.5的合理区间。2000年,我市的工业化水平为39.27%,高于城镇化水平5.08个百分点,二者之比为0.87。经过15年的发展,城镇化发展水平已经超过工业化发展水平(见图4),但与国际公认的1.4—1.5的合理区间相比,我市的城镇化发展速度略显滞后,并且正在成为影响和制约国民经济增长和实现全面小康社会的瓶颈,加快城镇化发展仍然有较大空间。

  根据发达国家城镇化发展的历史经验,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城镇化进程呈现出“S”型的变动轨迹,其全过程可粗略划分为三个阶段:低速增长阶段(城镇化水平低于30%)、高速增长阶段(城镇化水平在30%-60%之间)和成熟的城镇化社会阶段(城镇化水平高于60%)。由此分析,目前我市以及各县乃至全省的城镇化水平和进程正处于高速增长阶段,城镇化发展进程较快。我市作为山西资源型经济转型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的先行者,为加快城镇化发展步伐奠定了夯实的基础。从2015年城镇化率同比增长0.93个百分点的水平看,要实现城镇化水平高于60%进入成熟的城镇化社会发展阶段,必须全市上下坚定不移地按照省政府推进新型城镇化的总体要求,加快构建市域经济圈,着力发展区域性中心城市和县域经济圈,积极实施“大县城”战略,大力推进“大城镇建设工程”,推进矿区城镇化,加大扶持六大产业园区发展力度,坚持城镇化推进与百企千村产业扶贫开发工程、农村人居环境改善相结合,提升现代农业发展水平,推进新农村建设,逐步推动城乡发展一体化。坚持提质与提速并重,不断提升城镇化建设的质量内涵,也就是要推动城镇化由偏重数量规模增加向注重质量内涵提升转变。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参加“中欧城镇化伙伴关系高层会议”上阐述中国城镇化新思路时表示,“中国的城镇化,是与工业化、农业现代化协同推进的城镇化。”加快推进我市的新型城镇化进程,重点要做好以下几点:

  一要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全面提高新型城镇化质量。统筹推进户籍制度改革,全面放开城市和城镇落户限制,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与此同时,促进城镇化健康发展,还必须坚持公平共享,推动城镇基本公共服务常住人口全覆盖,使全体居民共享城镇化发展成果。把产业片区建设作为我市推进新型城镇化发展的主战场,以转型综改试验先行试点为契机,充分借助国家与省扶持新型城镇化发展的政策支持,加大产业片区招商引资力度,引进科技含量高、社会效益好的大项目,真正形成产业规模,实现稳定就业。以园区建设为载体,集中打造各具特点的六大产业片区,在产业片区和重点镇建设上求突破,同时要依托优势特色产业,加快产城融合,实现产业向园区集聚、园区向县城集中,推动农民就地城镇化。

  二要优化城市布局,提高城市可持续发展能力。优化提升主城区城市群,培育发展县域经济群,用综合交通网络和信息化网络把城市和小城镇连接起来,强化城市和小城镇的产业功能、服务功能和居住功能。加快转变城市发展方式,优化城市空间结构,统筹中心城区改造和新城新区建设,完善城市治理结构,创新城市管理方式,提升城市社会管理水平。推动公共服务均等化,改善人居环境,提高城市综合承载能力。以花园城市、智慧城市和全国文明城市为目标,坚持“以人为本、优化布局、生态文明、传承文化”的基本原则,以“四位一体”布局,功能互补、特色鲜明、重点突破,山水园林路统筹推进,全面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打造山西城镇体系中的“金左脚”。

  三要推动城乡发展一体化,提升新型城镇化发展水平。坚持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和多予少取放活原则,着力在城乡规划、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等方面推进一体化。完善城乡发展一体化体制机制,促进城乡要素自由流动、平等交换和公共资源均衡配置。着力抓好县城和中心镇扩容提质,充分发挥小城镇在联结城乡、辐射农村、扩大就业中的重要作用。必须大力发展绿色经济,节约能源和资源的利用,降低环境污染,减少排放,走一条投入少、效益高的新型工业化道路。推动经济发展方式转型与生产方式的转换,使生产能力全面升级,同时要把新能源、新材料以及环保产业的发展作为未来经济增长的动力,拓宽未来的就业空间,真正走出一条具有晋城特色的转型升级发展新路,实现新型工业化带动新型城镇化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