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镇建设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必威体育网站_中国必威体育官方网 > 经济发展 > 城镇建设 >

浙江联动推进新型城市化和新农村建设

发布日期:2019-05-12 12:44 来源:城镇建设 浏览次数:112 字体:[ ]

  “影响21世纪人类进程的两件事,第一是以美国为首的新技术革命,第二是中国的城市化。”新旧世纪交替之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美国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的这个著名论断,让全世界的目光聚焦突飞猛进的中国城市化进程。

  数以亿计的农村剩余劳动力向城市转移,人数超过西方所有发达国家劳动力数量的总和,生产力水平不断提高……斯蒂格利茨判定:城市化不仅决定中国未来,也决定世界的发展进程。

  而在中国东南沿海,浙江以占全国1%的陆域面积、4%的人口,创造了近7%的经济总量,这离不开城市化发展释放的巨大能量。

  2006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提出,要坚定不移地走新型城市化道路。10年来,浙江始终坚持这一发展战略,联动推进新型城市化和新农村建设,一幅以城带乡、以乡促城的城乡一体化图景日渐清晰。

  新出炉的《浙江省新型城市化发展“十三五”规划》显示,2015年全省常住人口城市化水平达65.8%,高出全国平均水平约10个百分点。“十二五”期间,浙江城乡协调发展水平不断提高,城乡居民收入比缩小至2.07︰1,是我国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最小的省份之一。

  纵观西方发达国家的发展历程,城市化的高速发展阶段,多伴随着人口大量迁徙、流动以及由此带来的环境污染、交通拥堵、犯罪率上升等“城市病”。

  而处于同等发展阶段的浙江,近年来却出现这样一种奇特的现象:许多农村人口不向大中城市迁移,而是在原有居住地,通过完善基础设施、发展社会事业以及发展生产、增加收入等方式,就能过上和城里人一样的生活。

  这种名叫“就地城市化”的做法,是浙江实施新型城市化战略的一大亮点。其产物,便是一个个从乡间破土而出的小城市,被人们形象地称为“乡村都市”。

  坐落于东海之滨的慈溪周巷镇,称得上“就地城市化”的先行者。这里人口集中,小家电产业发达,是一个各类资源集聚的中心镇。而由“镇”到“城”的改变,源于周巷2010年被列入全省首批共27个小城市培育试点镇。

  在浙江,小城市的标准主要包括:建成区面积8平方公里以上,户籍人口6万以上或常住人口10万以上,年财政总收入10亿元以上,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2万元以上,二三产业从业人员比重在90%以上……“与中心镇相比,它的人口和产业集中度更高,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能力更强,政府职能配置和运行管理更有效。”省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说。

  相比这些数据,周巷镇万安庄村村民熊师傅的体验也许更直观:2011年,周巷首家3D影院开业,看场电影不必再开半小时车到县城去了;2012年,一家二级乙等综合医院建成并投用,距村里只有五六分钟车程;2013年,周巷图书馆开馆,村民们茶余饭后有了好去处……他说,身处熟悉的乡土社会,又能享受现代城市生活,这样的周巷让人喜爱。

  截至2014年4月,浙江从200个中心镇中选取43个作为小城市培育试点,在下放多项事权和综合执法权的同时,每年还下拨专项资金用于基础设施建设、社会事业发展等领域,逐步形成了工贸特色城市、历史文化名城、宜居品质新城等多种发展定位,城乡一体化进程由此加快。

  从2015年开始,一批批年轻的创业者,携带项目与资金,满怀憧憬与激情向着城市郊区奔跑。

  西湖龙坞茶镇、余杭梦想小镇、嘉善巧克力甜蜜小镇、磐安江南药镇……他们的目的地不尽相同,却无不追逐着一个共同的词汇——特色小镇。 (下转第五版)

  特色小镇,不是行政区划意义上的“镇”,更不是某一类产业园区,而是一个个有着明确产业定位、文化内涵、旅游特色和一定社区功能的创新创业平台。未来,它们不仅将为当地经济发展注入强劲动力,更以其生产、生活与生态相互融合的独特生长模式,成为破解城乡二元结构、实现产城融合的浙江新样本。

  有着800多年历史的余杭仓前古镇,一度面临“两难”困境:是保留那些悠久的历史建筑,以此作为旅游开发的资本,还是任由它们被高楼大厦取代,落入“千城一面”的窠臼?梦想小镇的出现,为它指明了方向。

  如今,走进这片核心规划范围3平方公里的小镇,道路通达,无线幢由老粮仓改造而成的现代办公大楼和精致时尚的人才公寓相呼应,周边良田纵横,水系环绕,与原有的古建筑巧妙融于一体,仿若一个环境优美的田园城市。

  90后创业者茹方军至今记得,当他第一次来到这里,想为自己的3D打印研发团队寻找一个栖身之所时,很快就被一种全新的工作方式与生活姿态吸引:你可以夜以继日地努力工作,也可以停下来喝杯咖啡、玩玩滑板——小镇不仅是工作场所,更是思想与理想的碰撞空间、人才与技术的交流空间、新老文化的融合空间。

  正因此,更多的茹方军们寻路而来。截至今年6月,来自上海、北京、深圳等地的10余个孵化器和两家美国硅谷平台相继落户小镇,集聚创业项目590余个,创业人才近5400名。同时,211家金融机构在此集聚,管理资本达442亿元,一个比较完备的金融业态正逐渐形成。

  根据规划,浙江将在3年内重点培育100个特色小镇,聚焦信息、环保、健康、旅游、时尚、金融、高端装备制造等七大产业,兼顾茶叶、丝绸、黄酒、中药等历史经典产业。小镇里的每个人,都将有幸成为新型城市化发展的亲历者。

  持有“非农业户口”的城里人,可以享有城市就医、入学、社会保障等各项权利;而持有“农业户口”的村里人,即使长期在城市生活、工作,仍无法真正融入其中,呈现“半市民化”状态,由此形成城市内的新二元结构。

  鸿沟如何跨越?浙江的思路是:从户籍制度改革入手,通过创造平等的制度环境,让进城农民真正落户,共享城市公共服务和发展机会,同时保留他们在农村的合法权益,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场化进程,真正实现人的城市化。

  在率先实行户籍制度改革的嘉兴,自2008年10月起不再区分农业和非农业户口,统一登记为“居民户口”,相关的社保、就业、计生、土地承包等政策也随之配套跟进。

  而在德清县,通过对农村土地或山林的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农房所有权进行确权登记颁证,把村集体资产股权确权到每一位社员,让农民进城不再有后顾之忧,“农村利益可保留、城市利益可享受”。

  根据农村经济学家迈克尔·利普顿提出的“城市偏向理论”:当今世界穷国的最重要矛盾,既不是资本和劳动的矛盾,也不是外国利益与本国利益的矛盾,而是农村居民与城市居民之间的矛盾。

  而浙江的新型城市化,正是在城乡融合发展中,从制度上消除和防止这种矛盾,使人们共享发展成果。

  放眼“十三五”,一幅新型城市化的蓝图已跃然纸上:到2020年,浙江户籍人口城市化率达55%左右,常住人口城市化率达70%左右。届时,城市化水平和质量同步提升,区域协同和城乡一体化水平更高,城市经济创新力进一步增强,城市建设和管理水平全面提升,城乡环境品质显著改善,城市化体制机制不断完善,全省统筹城乡发展将进入更高水平的全面融合阶段。(记者 王庆丽)